首页 旅游

2020业绩预告悉数出炉 A股上市旅企都有哪些“大瓜”?

时间:2021-02-08 02:50:17 栏目:旅游


 
它来了,它来了,上市旅企年度成绩“剧透”又来了。
 
截至2021年2月1日,大部分A股上市旅企2020年度业绩预告悉数出炉。
 
对于这一年一度文旅圈的 “大瓜”,新旅界(LvJieMedia)又怎会缺席呢。
 
前排的“吃瓜观众”们,请搬好小凳子就坐,且听新旅界细细道来。
 
我们统计了33家已披露业绩预告的A股上市文旅公司,受去年疫情形势的影响,大伙出来的成绩普遍不是很理想,只有12家旅企业绩预盈,占比36%左右,其余21家全部预亏。


在去年如此艰难的环境下,预计成绩较好的“同学”有:中国中免(预盈61.17亿元)、云南旅游(预盈1.3亿元-1.9亿元)、和锦江酒店(预盈1.02亿-1.37亿元),大家掌声鼓励!不过,宋城演艺(预亏16亿-19亿元)、众信旅游(预亏13亿-15亿元)和新华联(预亏11亿-13亿元)几位“同学”的成绩排名比较靠后,今年还得加把劲。
 
另外,“新同学”西域旅游和“老同学”大东海A要注意了,最新的成绩考核方式有调整了,要是“他俩”去年的业绩达不到1亿元而且“亏本”的话,将被处以“退市”警告的处分。
 
景区类旅企的“意外”
 
先来看景区类旅企,从新旅界统计的17家上市公司来看,有7家公司在疫情持续和反复的影响下,依然实现了从几百万到接近两亿元规模的盈利,占比在四成以上,实属不易。

(图片来源:西安旅游2020业绩预告


值得注意的是,西安旅游和三特索道去年的盈利局面均受到公司资产处理的影响。其中,实现扭亏为盈的西安旅游,报告期以1.78亿元转让了全资子公司西安渭水园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100%股权。三特索道则因出售梵净山观光车公司及其他旅游类资产等获得了1.7亿元的投资收益,免于亏损。
 
在传统山岳类景区企业中,除九华旅游以外,张家界、长白山、峨眉山等几个景区均因进山游客量同比大幅下降,导致去年业绩出现不同程度亏损。其中,2020年全年,黄山风景区接待进山游客151.15万人,同比下降56.82%,预亏3220万元到4810万元;长白山客流量较2019年下降约70%,预亏5494万元左右。反观主要依托九华山核心景区开展经营的九华旅游,虽然净利润同比减少51.29%到55.56%,但预期还是实现了5200万元至5700万元的盈利。


(图片来源:九华旅游公众号)
 
传统山岳景区以门票、客运及景区餐饮、住宿等为主要收入来源,营收结构相对单一,对游客量依赖性较强,在门票降价及去年疫情反复等的不利因素的影响下,业绩出现下滑在意料之中。但在这17家上市公司的成绩预告中,不得不说有几家公司的数据让人感到比较“意外”。包括在三季度预计全年将出现亏损,而在全年又“改口”大幅盈利的云南旅游,还有因“强行”资产减值18亿元而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的宋城演艺等。

 

01
云南旅游意外“回血”


据悉,云南旅游在此前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中,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同比下降50%以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为-125.34%至-11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400万元至-1200万元。
 
但云南旅游披露的2020 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公司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1.3亿元至1.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7.28%至100.6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盈利9700万元至1.4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8.59%至187.58%。

(图片来源:云南旅游2020业绩预告


对于业绩修正原因,云南旅游方面解释,主要是受益于国内疫情良好的管控情况,公司传统旅游业务恢复情况好于预期。同时公司旅游文化科技板块及旅游综合服务板块加快项目的施工进度,主要项目的顺利推进对公司业绩产生积极影响。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5500万元,主要为出售子公司的投资收益以及政府补助等。
 
新旅界注意到,2019年,云南旅游为聚焦旅游主业,优化资产结构和业务结构,同一控制下收购云南世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深圳华侨城文化旅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云南世界恐龙谷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从云南旅游给出的业绩修正原因不难看出,公司今年业绩的提升一定程度上受上述几个板块影响。 
 
其中,公告披露,恐龙谷景区接待游客数量同比大幅下降,业务受到不利影响,导致业绩出现亏损。因此恐龙谷2020年对云南旅游贡献业绩无望。而云南旅游此前收购的文旅科技公司去年收获不少“大单”,或为公司今年业绩预盈的“功臣”。

(图片来源:恐龙谷官网


云南旅游2020年三季报显示,文旅科技公司在期内与肇庆华侨城小镇文旅开发有限公司签约了肇庆华侨城卡乐星球文化科技体验区项目EPC总承包项目,合同总金额12.84亿元;与黄石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签约了黄石市园博园提档升级改造项目,合同总金额约人民币30亿元,合计签约金额超过了40亿元。该板块对云南旅游2020年业绩的预期贡献不言而喻。

 

02
宋城演艺意外首亏


自2010年上市以来,旅游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300144.SZ)以超高的毛利率和业绩增长强劲著称,然而,随着2020年业绩预告的出炉,宋城演艺爆出上市10以来的首次亏损。
 
宋城演艺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6亿元-1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19.42%-241.81%。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线下演艺主业并未亏损,宋城演艺在公告中表示,在市场环境不利的影响下,公司演艺主业预计仍实现净利润约 1.1亿元。真正造成亏损的是宋城演艺持有的互联网直播平台“花房科技”的资产减值。

(图片来源:宋城演艺2020业绩预告


宋城演艺表示,预告期内,重组后的数字娱乐平台花房科技总体业务发展良好,充值用户、消费用户及营业收入、经营性利润增长。分部看,花椒平台业绩增长,但六间房平台业绩下滑。预告期内,以密境和风为会计主体的花房科技计提了资产减值,受此影响,公司按权益法确认长期股权投资损失约7.24亿元。同时,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对花房科技长期股权投资进行了减值测试,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11亿元,长期股权投资损失和减值准备合计约18.32亿元。
 
宋城演艺上市以来的首次“巨亏”也引起了来自监管的问询,要求对此次股权投资减值进行详细说明。同时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宋城演艺此次“ 强行”进行的资产减值,有“借机排雷”之嫌。(新闻回顾)
 
上市旅行社普遍亏损
 
过去一年,对于出境游企业来说无疑是尤为艰难的一年。疫情在年初的爆发,早早就给国内境外游狠狠地按上了“封印”,至今甚至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种状态还将持续。这对于以旅行社为代表的出境游大户来说,无疑是沮丧的。
 
沮丧也直接反映在该类企业去年的业绩上——新旅界统计的5家旅行社大类上市公司无一幸免,出现了几亿元到十几亿元不等规模的亏损。但在业务停滞期,旅游社也在积极调整、探索布局。例如,众信旅游去年以来已在业务布局和资本引进上等方面进行了不少尝试,包括与中免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布局旅游零售市场;成立MCN公司,进军网红直播产业;3.85亿元向阿里转让5%股份,同时与阿里旅行设立合资公司等等。

(图片来源:岭南控股公众号

同样积极运作、动作频频的还有以“广之旅”营收为主的岭南控股。在过去的一年里,岭南控股非但没有摒弃受疫情影响打击较大的旅行社主业,反而逆势抄底了上海、西安、山西等地的地方旅行社,加码旅行社业务在全国范围内的布局。
 
要知道,“公司以前年度通过并购获得的控股子公司武汉飞途假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四川新界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湛江广之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及韶关市广之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均为出入境旅游及国内旅游等业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其2020年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有所下降。”也是岭南控股去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随着新冠疫苗的逐步上市和对疫情防控的深入,今年以岭南控股等为代表的国内旅行社公司能否迎来新的有利的市场格局,打个“翻身仗”,值得我们期待。
 
腾邦国际继2019年亏损了15.8亿后,预计今年将继续亏损9.3-12亿元。腾邦国际一方面将此归因于商旅业务收入的下降: 本报告期内商旅业务收入预计为1.1亿元,与去年相比收入下降28.3 亿元。另一方面公司资金流动性仍然紧张,公司原遇到的融资到期未归还产生逾期的问题未得到解决,本年度计提的利息支出及罚息支出约3.7亿元。

(图片来源:腾邦国际官网



事实上,自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债务违约,BSP触雷被终止国际机票代理资格以来,腾邦国际已是“百病缠身”。日前,腾邦国际再一次收到了来自债权人的破产清算申请。留给腾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酒店类旅企博弈中高端市场
 
酒店类旅企方面,受疫情影响,锦江酒店虽然预期实现1.02亿元-1.37亿元的利润,但仍比上年同期有87.46%到90.66%的下滑。西安饮食则依靠约1.2亿元的政府补助实现了扭亏。首旅酒店和华天酒店均出现了4亿元以上的亏损。
 
作为国内连锁酒店前三甲之一,锦江酒店跟业内多数同行一样在疫情爆发后修炼起了“内功”,在去年继续对中端酒店业务进行了补强。
 
2020年9月,锦江酒店宣布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50亿元,其中35亿元用于酒店装修升级项目。从募集资金的去向来看,中端酒店是重点投向。锦江酒店表示,“为推进公司品牌升级迭代、提升酒店服务品质,升级酒店设施、增强公司持续发展动力,公司拟对锦江系列部分酒店装修升级为郁锦香、康铂、凯里亚德、锦江都城、丽芮、丽怡、丽亭、丽柏、欧暇·地中海、维也纳系列等中端品牌以及白玉兰等经济型品牌。”

(图片来源:锦江酒店官网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锦江酒店已经开业的酒店合计达到 9117 家。其中,中端酒店4150家,占比45.52%,比上年同期提高约6个百分点,扩张势头明显。
 
另一边厢,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首旅酒店中高端酒店数量为1079家,占比约23.26%。相比锦江股份和华住30%以上的中高端酒店占比,首旅酒店仍有一定差距。在此背景下,首旅酒店加码布局中高端市场。
 
早在2019年,如家酒店与凯悦的全资子公司共同成立酒店管理公司,并推出全新酒店品牌“逸扉酒店”,加快布局中高端酒店。随后在2020年8月,首旅如家酒店集团旗下中高端酒店旗舰品牌——建国璞隐酒店正式揭幕。首旅如家总经理孙坚表示,转型中高端是首旅如家今后发展的重点,未来3~5年,璞隐将是首旅如家在中高端酒店领域的发展重点,该品牌力争5年左右时间拓展至100家门店。
 
可以预见的是,国内酒店中高端市场又将迎来新一轮的市场争夺战。

这些旅企拉响退市警报
 
在已发布业绩预告的上市旅企里,最尴尬的要数西域旅游了。原因是这只去年8月才登陆主板市场的旅游“新兵”,居然在首个财年里就面临退市风险了。
 
根据公告,西域旅游预计2020年实现营收4900万元-5080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300万元-55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4985万-6185万元。

(图片来源:西域旅游2020业绩预告


西域旅游提示,若公司2020年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的规定,公司A股股票可能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在公司A 股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的处理。
 
与此同时,在酒店如林的海南酒店业市场中“苦苦挣扎”了多年的大东海A,今年亦有可能再次“戴帽”。事实上,此前大东海A已因其业绩亏损而屡次被“戴帽”。财报数据显示,从1999年到2016年,大东海A扣非净利润连续亏损18年,直到2017年实现扭亏为盈。
 
此外,已被申请重组的海航集团旗下的*ST海创,2020年预计将继续亏损1.8亿元至1.2亿元,若全年营收低于1亿元,也将被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清供水仙子,凌波倦眼开
2021牛年将至
新旅界携手华胥氏文化推出文创礼盒
#仙来运旺#
愿业界朋友在新的一年好运连连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