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兴趣

克敌制胜:李锡尼击败马克西米努斯的特兹拉卢姆之战

时间:2021-02-09 14:28:32 栏目:兴趣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冷炮历史】

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 禁止随意转载


公元4世纪初,偌大的罗马帝国为四位超级军头所共同据有。其中就有在西部激战的君士坦丁和马克森提乌斯,也包括了为东部霸权而战的李锡尼与马克西米努斯。当前两者在意大利腹地的米尔维安桥分出胜负,后面的两位也迅速在巴尔干半岛的特兹拉卢姆开启决战。最终铸就了东西部两大强权的再度并立。

四帝共治的后遗症

相互簇拥的罗马四帝雕像


早在公元 305年5月1日,也就是四帝共治满20周年之际,戴克里先与马克西米安就如期辞去奥古斯都职位。结果却让西部的高层更替就变得异常复杂。由凯撒顺位成为新奥古斯都的君士坦提乌斯,仅仅上任1年就病重身故。他的儿子君士坦丁和老上司马克西米安之子马克森提乌斯,便分别成为西部的凯撒和奥古斯都。

但权力欲望极重的新任东部奥古斯都伽勒里乌斯,却直接将前两者撇在一边,擅自把自己的部将塞维鲁与外甥马克西米努斯列为西部凯撒。其中,塞维鲁还在君士坦提乌斯身故后被推上奥古斯都的至尊宝座。当然,上述任命显然只是他的一腔情愿。遭受排挤的君士坦丁和马克森提乌斯,先后于公元306年7月25日和10月28日自立为帝,公开与伽勒里乌斯所派来的塞维鲁分庭抗礼。加上不甘寂寞而重新出山的马克西米安,一时间让帝国的西部出现了四位皇帝。彼此间也就打响6年内战,最后让君士坦丁笑到最后。

支持君士坦丁称帝的罗马不列颠驻军


相比西部的动荡不安,东部帝国的局势在最初尚算平稳。伽勒里乌斯生前一直牢固地掌握着广大领地,治下就没有出现任何战乱迹象。公元308年,他还提拔自己的老友李锡尼为奥古斯都,一起掌控至关重要的伊利里亚大区。至于包括叙利亚和埃及在内其他的东方大区,则交给没来得及去西部上任的外甥马克西米努斯凯撒分治。

东部至尊本以为凭上述措使,即可保证当地的长治久安。但他任命的两位继承人却根本不打算和睦相处。在伽勒里乌斯尚未去世的公元309年,早已不满凯撒头衔的马克西米努斯就趁机鼓动各东方驻军哗变。随后还以此为由自封奥古斯都,迫使舅舅只能承认既成事实。等到对方在两年后病重咽气,他与李锡尼的翻脸相向也就此拉开大幕。

集体哗变的罗马东帝国驻军


拉帮结派

李锡尼与马克西米努斯的雕像


公元311年的夏末秋初,李锡尼按照伽勒里乌斯的生前遗嘱,护送恩主尸体到罗慕里亚努姆举行葬礼。但就在葬礼进行的同时,远在东方的马克西米努斯也趁机率军侵入小亚细亚,并将当地据为己有。若非准备时间不够充分,他很可能会进一步向西踏上欧洲地界。

显然,竞争对手以如此近乎偷袭的方式发难,必然迫使李锡尼也采取果断措施。虽然因事发仓促而来不及动员部众反击,却也通过与西部同僚联盟的办法寻求弥补,很快就与君士坦丁建立针起对马克森提乌斯和马克西米努斯的攻守同盟。公元313年的3月,他更是亲自到意大利的米兰与盟友会晤。事后不仅迎娶后者的异母妹妹君士坦提娅,还发表了举世闻名的《米兰敕令》,宣布对帝国全境的基督徒施以宽大容忍政策。感受到威胁的马克西米努斯也找马克森提乌斯结盟作回应,让罗马内部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对立集团。

相互结成攻守同盟的新罗马四帝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敌对的政治集团之间还掺杂了复杂的宗教对抗。一直受到基督教僧侣追捧的君士坦丁,自然是旗帜鲜明的教会支持者。李锡尼本人原本对所有宗教都持宽容态度,但出于政治利益而站在君士坦丁一方,自然也被算入教会的老朋友。马克西米努斯则秉承了戴克里先和舅舅伽勒里乌斯的打压基督教传统,在自己的领地内严厉迫害督徒。至于声名最狼藉的马克森提乌斯,则因近乎无差别的暴虐统治,罕见成为教会与异教徒作者们所共同声讨的对象。因此,两个集团的连续交锋,也被自然赋予了圣战色彩。

毫无疑问,宗教狂热极大加快了帝国内战的进程。公元312年春季,君士坦丁首先出手进攻盘踞在意大利的马克森提乌斯,并在10月28日的米尔维安桥战役中将对手彻底击败。次年初,李锡尼随即如上文所述赶赴米兰与君士坦丁会晤。在如此重要的政治会议上,两位皇帝就讨伐仅剩的异教竞争者而达成共识。敌对派系的来往信件,如今也悉数落入君士坦丁之手,给他们找到了借机开战的合理名义。

近代油画上的李锡尼会晤君士坦丁


出人意料的是,看似将沦为砧板鱼肉的异教皇帝竟抢先发起进攻。原来,马克西米努斯自盟友败亡后就知道自己处境不妙。随即从东方各地调遣军队,聚集至毗邻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比提尼亚,准备迎接死敌的挑战。等到李锡尼在次年赶赴米兰,让伊利里亚大区处于群龙无首之际,就趁机率领部登陆欧洲。

为追求兵贵神速的效果,他们甚至不顾冬季未过、路面尚未封冻的不利处境,迅速挺进到巴尔干半岛腹地。仅用11天时间,就迫使日后升格为帝都的拜占庭城投降。随后如法炮制,拿下色雷斯沿岸的重要城镇赫拉克里亚与佩林图斯。直到李锡尼自米兰匆忙返回,并从多瑙河边境调遣一支机动部队前来。这场进展神速的跨海突袭才告一段落。但马克西米努斯已兵临亚德里亚堡以东的特兹拉卢姆镇,使双方的激烈厮杀是在所难免。

公元4世纪的罗马军团步兵


意外的决战胜利

罗马帝国后期的军团营地


公元313年4月30日,李锡尼与马克西米努斯的决战,在特兹拉卢姆附近的塞伦努斯营地爆发。由于准备充分,后者军队的规模高达70000之众。虽然在去除水分后就未必如此庞大,但必定比匆匆来援的李锡尼阵营多出不少。后者在情急之下,也只能凑出不满30000人的有限力量。因此,这场交手也成为自三世纪危机过去后,罗马境内爆发的最大规模会战。

然而,长期的内战结果表明,东方军团的战力总是不能与多瑙河同僚们相提并论。因此,双方的真实差距远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悬殊。更何况李锡尼背后还有君士坦丁和教会支持,让多瑙河军团的士气要比远道而来的对手旺盛很多。但历史上的君士坦丁新晋妹夫,却在战前向流行于帝国东部的众神至尊太阳神祈祷。他的死敌马克西米努斯也有相同动作,折射出古老的米特拉教在罗马境内尚有相当影响力。

在罗马帝国东部很有影响力的米特拉教


虽然兵力不及对手,但李锡尼却在祷告提前结束之际就抢下达了进攻指令,企图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当时罗马军队的发展重心,已经从传统的重步兵军团转向以骑兵为战术核心。所以,各地军团的编制亦发生着较大变化。除少数精锐部队,大部分地方军规模已很难再达到5000人规模。曾经的环片甲+长形方盾配置,也被更为简易的锁子甲+希腊圆盾所替换。不过,相比几十年后被彻底打落尘埃的后辈,这个阶段的罗马步兵尚能勉力维持住自己的正面战线。向来训练有素的多瑙河军队,也朝敌方投掷出一波标枪火力,然后冲上前去用自己更擅长的肉搏来解决问题。

面对李锡尼手下的突然强袭,马克西米努斯的东方士兵曾一度陷入混乱。许多人在惊惧之余,既无法拔剑又不能投掷枪矛,密集队形也被冲出缺口。但凭借着人多势众的优点,还是逐渐缓过神来。他们依托厚实的线列排布其慢慢削弱闯入者冲力,同时还从侧翼派出骑兵进行包抄。多瑙河军团的些微优势,就在这戏调整后被消弭于无形,战斗再度回到同一起跑线上。

多瑙河军团与东方军团的近身肉搏


经过长达1小时的激烈肉搏,由受伤士兵发出的痛嚎惨叫声笼罩在广阔原野之上。整个战场也犹如修罗地狱,随处可见断手断脚的重伤倒地者。这种非常消耗体能的战斗方式,也对兵力本就不多的李锡尼特别不利。幸运的是,来自敌军最高指挥部的突然混乱,让多瑙河军团得以实现翻盘。

在战斗进入白热化的关键时刻,马克西米努斯的一队侍卫突然抛弃主子,向敌人所在方向跑去。由于整个战场都处在混乱之中,目睹这场骚动的东方士兵都以为是主帅发生意外,在短时间内变得不知所措。多瑙河军团则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以一次漂亮的突击彻底撕破对手防线。之前还隐隐占据上风的东部军团,立刻像多米诺骨牌那样被逐个击破,如同待宰羔羊般无助。等到自己终于反应过,那些尚未被战斗波及的人也本能地往后逃跑,全军的战斗秩序被完全瓦解。

更加善战的多瑙河军团 在逆境中实现翻盘


眼见大势所去的马克西米努斯,不得不披上一件奴隶外袍,沿着来时的路线重新退回东部老巢。他那乘虚而入的远征企图也因此彻底破灭。李锡尼则收获了一生中的最辉煌战绩。他自始至终都以坚定的意志进行指挥,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都镇定自若,从而苦等到艰难的逆转时机。战后更是直接发起一连串行动反攻到东方,不断击破马克西米努斯重新组织的防御,迅速将小亚细亚半岛的地盘占据下来。从而导致后者的极度心力交瘁,只撑到夏季便暴毙在乞里西亚城市塔尔苏斯。总是逆来顺受的叙利亚和埃及,也在对手踏足前就表态向其臣服。

遗憾的是,野心勃勃的君士坦丁很快就与妹夫闹翻,在帝国的东西部角逐中赢得胜利。于是,原本应该能留下美名的李锡尼,便成为了见证后者一统天下的牺牲品。

推荐阅读

阿德里亚堡战役:摧毁罗马帝国根基的辉煌内斗胜利


赫勒斯滂之战:古罗马海军衰亡前夕的回光返照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