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音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时间:2019-05-27 15:24:58 栏目:影音


编者按

一方光彩夺目的荧屏背后,“一砖一瓦”是如何搭建?为解密作品背后的制作过程,《广电时评》推出特别策划【一线·幕后】,栏目以洞察“幕后制作”为出发点,走进老片修复、配音、特效制作、摄影、灯光等幕后环节工作现场,挖掘影视作品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本文为栏目,《广电时评》记者走进电影频道低调又神秘的老电影修复团队工作间,寻觅老电影重返小荧屏在这里走过的12年旅程。

 

走进位于电影频道二楼的老电影修复工作室,一部黑白老片正被“切割”在不同功能的屏幕上进行修复后检查。

 

“这是1947年上映的老片《太太万岁》,需要修复的是这里的噪点和脏点,有时候我们很难将它们分清。”电影频道电影修复工程师李冉指着屏幕对记者说道。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太太万岁》修复现场

在电影频道的电影资料库,馆藏着无数如“文物”般珍贵的老电影,从民国十一年的《劳工之爱情》(1922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早春二月》(1963年),老胶卷里浓缩着一部波澜壮阔的中国电影史。

 

然而电影也会“生病”。修复,是老电影得以传承与被保护的重要手段

 

为了留住旧时光里的老电影,也为顺应频道从标清到高清播出的技术变革,电影频道从2007年启动老电影修复计划。12年来,包括《早春二月》《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南海长城》《大决战》《太太万岁》在内的千余部老电影被修复,让许多珍贵老片得以走入千家万户的小荧屏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电影频道的电影资料库

做老电影的“守护者”

12年间,千余部影片,每人每天通常情况下能修复6000-8000帧,这是李冉团队工作的日常。

 

初见李冉和她的团队,是在北京一次料峭的春雨后。“我们差不多是固定五个人,我和2个80后、2个90后。”李冉介绍。

 

他们来说,独立完成老电影修复工作并没有什么捷径,一部90分钟的影片,约为12-14万帧,需要把每个有问题的画面逐帧修复。李冉打趣,“我们的工作更像医生看病:拿到一部片子,先评估片子出现的问题,再对修复状态做一个预估与诊断,最后把片子送到专业机器里做修复。”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正在给老电影看病的“医生”

对于老电影修复的常态流程,修复团队里的另一位“医生”王娟提到,老电影会先交由机器粗修一遍,经反复检查两、三遍后,再进行下一步的精修工作,最后提交给专门检查的同事再做检查。“若是检查出有问题,还需要逐帧返工,因此这个工作需要有点‘强迫症’”。

 

长久地面对成千上万帧画面,会不会疲倦?

 

李冉坦言,刚开始也会觉得修复有些枯燥,但是习惯之后就会以平常心去对待。“比如修复老电影《女人花》时,有些画面饱和度过高,接近波形示波器阀值,反复逐帧看久了就会不停流眼泪。”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波型示波器

一个细节是,李冉团队所有成员都戴着近视眼镜。小小的五人队伍,肩负起了修复老电影的重任。

 

半日的对话,得以窥见这群修复师的日常:他们总是忙碌地在粗修室和精修室间不停穿梭,在复杂的机器里监控着老电影的不同参数,同步在手里的笔记本上快速记录下需要修复的问题。

 

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他们成了老电影最忠诚的“守护者”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修复人员的“自我修养”

解密修复“神器”

在机房里,几个庞大的修理机器格外吸睛,难免让人好奇——这些机器是怎么运作的?是用来修复什么问题的?

 

李冉介绍,这些机器包括实时修复系统、达芬奇Revival设备、The Pixel PFClean设备、达芬奇Resolve设备等,其中两部设备是她加入修复团队后购入的,提高了团队30%左右的工作效率,像静止画面的脏点、道痕,机器就能自动修复完成。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老电影修复神器 

“常见的噪波,在不是特别严重的情况下,使用实时修复系统就能处理得很好,但是特别严重的噪波就需要达芬奇Resolve设备再进行一次降噪;而面对常规的脏点、闪烁问题,通常要使用实时修复系统和达芬奇Revival设备两道工序处理;坏帧使用达芬奇Revival设备和The Pixel PFClean设备都能处理;难修的全片细碎划痕需要The Pixel PFClean设备处理;偏色只能借助专业的调色设备达芬奇Resolve设备进行校正。”

几种修复设备其实也是各有优势,相辅相成的。比如《四渡赤水》修复时遇到的黑斑、白斑,《八女投江》的胶片连接问题,《关东太阳会》的偏色问题,都需要用不同的机器去修复,有的复杂的电影还需要综合处理。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划痕修复后

简单来说,这些专业修复设备组成了一套全能修复系统:面对老电影修复时常见的如脏点、划痕、噪波、闪烁、抖动、黑白斑、撕裂、变色、褪色等问题,都一一有妙招。

“但是,机器并不是的,有时候也会错误识别画面,这需要用细心与经验去甄别。”李冉提到,机器可能会把影片里的门框、柱子等正常画面和划痕道子一同修复,这时就需要划分区域去识别这种误差。“还有就是自动计算有时候只会修复明显问题,忽略一些细节而造成画面变形,这需要更高的专业敏感度来发现这些纰漏。”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工作人员正在逐帧检查问题

李冉进一步介绍,现在电影频道多为数字修复,修复共分为粗修、精修、调色三个步骤。“一般的影片粗修和精修较多,如果有特殊的颜色问题才会进行后期的调色工作。我们一般5-6天可以修复一个常规的老电影,但是遇到某些疑难老片,如《太太万岁》《地道战》《甲方乙方》等,则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去完成繁琐的修复工作,有时还需兼顾在频道播出的时间要求加班加点完成。”

 

以匠人之“技”,镀匠人之“心”

“修旧如旧”并非简单的机械工作,除了专业的修复技术外,李冉觉得还需要些“匠心精神”。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电影频道电影修复工程师李冉

“老电影修复‘匠人’需要尊重这个行业,用耐心去化解平凡与枯燥,用‘技术’和‘艺术’去还原老电影的美。”

“我是2012年加入这个修复团队的,当时恰逢电影频道高清播出需要大量影片,堆积了无数老电影需要赶紧修复出来。”李冉回忆,当时并没有粗修的机器来进行初筛工作,修复速度跟不上来,每部片子都是靠几位同事逐帧修复的,后来几部新机器的加入才让他们的工作量有所减轻。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老电影修复得力助手

如今,他们团队一年可以修复80部左右影片,而老电影的片源库也在实时更新。

谈起他们修复的一部部老电影,作家张爱玲的电影经典剧作《太太万岁》是个被频繁提到的名字。这部由中国导演桑弧执导的黑白老电影,汇集了包括噪点、划痕、噪波、闪烁、抖动、黑白斑、撕裂等问题于一身,胶片损伤特别严重。

 

“《太太万岁》的脏点、划痕问题非常明显,颜色也有问题,噪波非常大。而最难处理的是电影里浅色的斑,这是电影几经波折后在胶片保存时出现的问题”,李冉说,有些修复是没有原版参照的,需要几个版本一起对比,从前、后帧中探索出电影本该呈现的画面状态,需要修复者自身有着较高电影艺术素养。

最终,李冉带领团队历时三周完成了《太太万岁》的所有修复工作,“修旧如旧”后较为的《太太万岁》,让无数观众可以欣赏到这部拍摄于新中国成立前的电影“文物”。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修复“困难户”《太太万岁》

能够看到,技术加持外,正是他们这种孜孜不倦,去理解、还原老电影画面的“匠心精神”,才令这些经典镜头得以重放光彩。

 

修复之余,李冉还把工作中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电影保护上。“保护和修复一样重要”,在李冉看来,修复只是一个尽力弥补损伤的过程,,而受限于现在的技术或是老电影本身的条件,还是会有无法修复的情况发生。例如在修复上映于1952年的战争片《南征北战》时,在胶转磁后电影很多的细节丢失,“如人脸的皱纹、衣服的褶皱都没有了,这种情况就是无法修复的”。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修复是一个尽力弥补损伤的过程

“老电影保护是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很多珍贵的记录时代的电影正在悄悄消失,一些脆弱的胶片里留存的艺术也在以一种不可逆的状态流逝。”这些老电影有些是经典艺术佳作,有些是“文物”般的电影遗珠。因此保护和传承是修复“匠人”共同的责任,也是任重道远的重担。

 

随着技术的进步,李冉的老电影修复团队正计划把新的AI技术运用到修复工作中。而他们,也会在修老电影这条平凡之路上继续前行,把“文物”般的老电影像艺术品一样呈现给更多观众。

 

作者:徐蕾

编辑:佘博睿 叶晨玮

【版权声明】标注“原创”的文章系《广电时评》稿件,《广电时评》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一线·幕后】他们在电影频道“修文物”——走近老片修复团队

广电时评已入驻今日头条、一点资讯、企鹅号、凤凰号、搜狐号、百家号、网易号、北京时间等媒体**。

相关文章